Listening to the Words

太宰匡之物哀精神

不知不觉间博客服务器提供商换了主机ip,今天终于找回了博客。

太宰治在他的绝本自传体小说《人间失格》里悲情的写到:”生而为人,我很抱歉”。许多年我都不能明白,生儿为人为什么要道歉?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是一种日本式的物哀精神,就像是三岛由纪夫,川端康成等日本作家给人的一种内敛和压抑气质的延续。

想起100多年前,仙台医学院鲁迅先生,在目睹日俄战争中中国人的种种表现后,毅然决定放弃医学,转而开始了批评文学的道路.

学医救不了中国是鲁迅先生内心真实的声音,100年后的今天如果另一个鲁迅先生在世,在亲眼目睹国人面对瘟疫灾难的种种表现时,他该怎么想呢?

学医救不了,修文救得了吗? 科学技术救得了吗?

如今才猛然地领悟太宰治这句“生而为人,我很道歉”。我更愿意这样想:”生而为人,沦为韭菜,我很抱歉”。

圣经《出埃及记》里,摩西带领犹太人在旷野里漂泊了40年,从埃及走出来的犹太人习惯了作埃及人的奴隶,同时他们也忘记了自由的滋味,他们在旷野里不断的抱怨,要返回埃及。

后来他们大部分都死在了旷野里,一群生而便习惯了为奴的人无法拥有自由,而在旷野出生的新犹太人对自由充满了向往,最终也是摩西带领这些人找到了应许之地。

克尔凯郭尔说:你如何信仰,你就如何生活。一个人能拯救另一个人吗?能影响一个宏大的想象共同体吗?
答案是否定的,不信? 马照跑,舞照跳,新人哭,旧人笑。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