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ening to the Words

小和: 维特根斯坦的个人爱好

维特根斯坦临死的时候,对着他亲爱的正在哭泣的妹妹说,别伤心,请相信我,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

他的这个针对自己的小结,是一个事实。这里的所谓美好,我想仅仅是指维特根斯坦一生不用为生计发愁,他出身豪门,有着用不尽的财富。但他又没有沉迷于财富本身的消费意义和市场意义,而是一生致力于哲学的沉思,做着他自己肯定并热爱的思想游戏。

某种意义上,这个世界一直到维特根斯坦死去之前,几乎没有一个人真正理解他的思想到底是什么。欧洲很多大学都有维特根斯坦研究小组,他们定期出版一些思想小集,有热心人把这些小册子送给维特根斯坦,请他看看,但他却随手一扔,半个字也没有看过。后来他对别人讲,应该不会有人真正理解他,他的思想仅仅属于他自己,他从未打算有人真正走进他的体系。

罗素当时全世界有名,为了让维特根斯坦进入大学校园,他和G.E.摩尔联合邀请,请维特根斯坦来剑桥大学拿个博士学位,这样方便给他一个教授的职位。摩尔乃是当时欧洲最牛逼的伦理哲学家,他曾经说过一句近似于真理的观点:终极的善是不可以被细分的。仅仅就是这一句话,摩尔就可以把这个世界上99%的哲学家全部踩在脚下。

于是,维特根斯坦终于答应了这个请求。据说他去伦敦的时候,是摩尔亲自到火车站接他。那天早上,摩尔梳妆打扮,把私家车洗得干干净净。妻子问他,你这是去接谁,为什么如此隆重,摩尔笑着回答,上帝来了,我去接他

罗素对维特根斯坦的态度就更好玩。维特根斯坦并没有为了拿到博士论文专门写一本著作,而是拿着他早已经名满天下的《逻辑哲学论》来走答辩的程序。据说罗素看这本书看了好几个月,也不知所云,因此在答辩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评价,但又碍于维特根斯坦的名声,不敢多说什么。于是维特根斯坦笑着对他说,放松放松吧,你反正也看不懂,直接划勾,让我通过就可以了。

于是摩尔和罗素都同意答辩完美通过,昔日被人称之为“民哲”的维特根斯坦,从此拿到了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而且从此成为这家著名大学的哲学教授。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