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的玩笑


受到乌托邦声音的诱惑,他们拼命的挤进天堂的大门,但当大门在身后砰然关上时,他们发现自己是在地狱里。

怀着难以名状的不满足感,我离开了理发店,只觉得满脑子的疑团。一张从前爱恋至深的面孔,如今我竟对它狐疑不已,这实在太无情无义了。

我也同样清楚,一旦越过那条界限,我就不再是我了,我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不知道什么样的人。这种可怕的变化,使我胆战心惊,所以我一直在强烈的失落感中拼命寻求爱情,这种爱情应该让我继续生活在往昔与今日一致的爱情憧憬爱情,理想之中,因为我不愿意把我的生活从中间分割,我要它自始至终贯穿如一。正因为如此,我认识了你,竟然会这样目眩神摇。

爱情的心理和生理的机制非常复杂,在一生的某个时期,年轻小伙子会全身心陷入对爱情的追求,有时反倒把爱的对象——他心爱的女子丢却了。

最近几年各种各样的女士责备我,说我自命不凡,这没来由,可是连我自己也沮丧,因为我而立之年始终未能与一位女性简历真正的关系,而且也正如别人所说的从来不曾爱过任何一位女士。

恋爱发展的关键时刻,并不总是有什么戏剧性事件为前奏的它们常常不过是一些看起来无所谓的事情所造成的。

归根结底,年轻人如果装腔作势,不能算是他们的错,他们还没有定型,但生活把他们置于一个定型的世界之中,在这个世界里,人们要求他们像成熟的人一样行事。于是他们迫不及待地采用那些流行的方式和样子,这些东西容易对他们的胃口,是他们喜欢——他们在扮演角色。

青年时代是可怕的:它是一个舞台;一些小孩子,足登厚底靴,身穿各式各样的服装跑来跑去,照搬着许多他们似懂非懂,也是从别人那学来的套路,但他们对此十分热衷.
历史也是可怕的,它经常给幼稚提供演戏的场地,它是小尼禄,小拿破仑的演戏场地,它也为一群群如醉如痴的的孩子提供演戏场地.于是他们从别人那里模仿来的狂热,和简单化的角色,就变成一种实实在在的灾难.

我们越是远离社会,远离女人,苦行僧似的生活越久,女人就越是经常在我们的谈话里,并越谈越具体入微。

在我看来,把一个所爱的女子,从和她的相遇、交往时的整个环境中抽离出来,朝思暮想,一心一意的把她本身没有的东西理想化,也就是把和她一起生活的历史理想化,把促成爱情的历史理想化,这是一种错误的思考。

正如路德维克自我反思的那样,他说:“露茜,一个有污点的女孩子,我们的两部生活史是如出一辙、异曲同工,我们都生活在一个被蹂躏的世界里,我们不懂得同情这个世界,既加剧了这个世界的不幸,也加剧了我们的痛苦”。

版权声明:
作者:jeristiano
链接:https://www.jeristiano.win/archives/110.html
来源:光合盐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